只是一点自己

似乎身旁的许多人都很满意现在的我一个典型的乖乖女,温和,顺从。自己未来的方向也很明确,就是努力拼搏以求得一个重点大学。可是,当这种糊涂而又枯燥无味的日子陪伴我走过十七个年头后,我才意识到,做一只温顺的小绵羊,原来只是一点自己而已,那,大部分的自己在哪呢?我不知道,很是茫然,有时觉得自己很象那偶然飘落在怀里的落叶,被自己不经意挥挥手扫掉后,该飘向哪儿?天地之大,可哪儿是我小叶儿落叶归根的地方。

鱼问我说一个人若是从外地来的,没有工作,却整天泡在网吧里,他的钱是从哪来的?我说只有两种可能:不是跟家里拿的,就是抢来偷来的,不过后者可能性较大,这年头什么人都有,你要小心啊。如我所料,鱼没说什么就垂头丧气地走了。我心里当然很清楚,她说的,是那个叫黑色骑士”的网友,好象彼此感觉都还不错,可我觉得那是鱼无知,人心苟测,在那个虚拟的世界里,人人都在扮演着另一个自己,有啥事不可能发生?朋友们都说我太过悲观,我惟有耸耸肩,或者,换句话说,这是理智,冷静。

以前的我一直渴望长大后能当个心里医生,总以为自己有着一颗仁慈的心,能救济苍生,可到头来才发觉,原来我错了,我连自救都不会,只是保留了那么一点自己,却失去了大半自我,这样的日子,值得吗?老是跟自己说,我不要惨绿惨绿的青春,我不想,也害怕老来的我坐在摇椅上时只有那少许的无聊事来让自己回味,可是,当真正的自我要爆发时,需要的是何等大的勇气。

在上课的时候常常会打瞌睡,眼皮老是不自觉地往下垂,可我还是硬撑着,总是警惕着自己:不能睡!不能睡,好学生上课怎能睡呢,好不容易挨到下课了,却发觉自己一点也不困了,尾跟我说不要这么折磨自己,想睡就睡,不用去顾虑那么多。我承认,我无法象尾那样洒脱,在学习紧张的高中,竟然能每天坚持去练吉他,他说他将来不想进什么名牌大学,只求一所较好的音乐学院,当然,对于学吉他,他父母是极力反对的,可他仁然捧着他那把旧吉他,每天黄昏准时出现在学校的草地上,轻轻地弹唱着那忧伤的旋律。

鱼有时候也会跟着坐在草地上,听着歌,发着呆,当尾的吉他声停止时,她总爱哼起江美琪的那首[亲爱的你怎么不在身边],这时我总会别过头去我怕看到她的泪水,我知道她在想那位”黑色骑士”,该不该选择他,鱼夹在亲情与爱情之间,对于走向何方,还很是茫然,尽管鱼现在很痛苦,可我还是觉得她活得比我精彩,至少,她走过很多个路口,而我,总是朝着一个假假的方向前进,只是一个将来的路要怎样走,我很茫然,心中的那份叛逆告诉我要改变,其实,叛逆不一定是背叛,前进的方向是正确的,可却不一定是你想要的,我们惟有不断改变方向,去寻找我们真正想走的路。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